既然随时都有可能死去,不如今天做个了断吧!

世界并没有一个稳恒不变的基质存在,时空都在不断地迁流变化之中,时空中的万物无一例外地都在生灭流转之间。

这个“变”和“转”,才是世界的实相。

世上从来没有哪一个人无灾无难,无忧无虑。可是,世上从来没有哪一个人不希望自己终生顺遂,不堕逆境。世上从来没有哪一个人能够无限地拥有自己想要的东西,且长久地拥有;可是,世上从来没有哪一个人不曾痛苦地失去过。 世上从来没有哪一个人可以获得永生。可是,世上从来没有哪一个人天生庆幸个体生命的有尽,人人都在恐惧着死神的凭临。


坐阅五帝四朝不觉沧桑几度

   世间的人,有时候肯定自己的知识、思想,认为自己拥有很多,但最后却失去了真实的自己。

    有时候,对自己的一切都不敢肯定,对什么都不认同,没有立场,失去了灵魂,像行尸走肉,更失去了真实的自己。 如果以一颗禅者的心来对治,肯定了一切,其实就是解脱了一切;否定了一切,其实就是拥有了一切。禅者的言行朴素单调,并不高深莫测,但却妙味无穷;禅者的警策虽然严厉,但风度亲切,达观超凡。


如何让自己换一个思维去看世界?

    我每一次去禅修都可以休息的很好,在那里屏蔽了手机,屏蔽了外界,屏蔽了所有信息,当时内心只用关照我和我的内心,没有烦扰纷杂。所以可以睡的很香。

    在这个世间,我们应该明白,不论我们现在拥有多少房子,银行里面存多少钱,现在拿多高的工资,长得有多漂亮,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过程,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什么都带不走。你现在的名望地位高,会超过秦始皇吗?会超过唐玄宗吗?会超过朱元璋吗?超不过的。


人人有个灵山塔,只向灵山塔下修。

    近日来,一直在更新其它内容的文章,禅修却未动笔。

    心静不下来,写的禅修心得,也是乱七八糟的,所以还是放了放。恰巧,昨日与禅修师兄闲聊3月去做义工的事,又谈起了一些话题。他告诉我,最近去学习禅修的师兄中,有很多从上海赶过来的白领,都在问差不多个意思的问:“为什么我那么累,还那么不幸福?”师兄的回答也挺有意思,他说:“禅修不是帮你们解疑答惑的,它不能让你们不累,也不能让你们幸福。更不是指引你们通往幸福的捷径;它只是单纯的让你在累的时候,不幸福的时候,有个还算可以依靠的渠道去排解压力。”遂诞生这次的自我反思与所想。不必深究其中,禅修也不过是我个人的排解而已。


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如来

从生到死,在这个过程里面,我们能留下什么?如何在我们的生活中时刻拥有幸福和快乐?

人生就是一道“填空题”。生与死的端点都是既定的,中间的留白由自己去填写。

佛陀在菩提树下打坐七七四十九天,最终悟到的是什么?就是“缘起性空”的思想。


简单的生活,快乐自然会更多

    每一个修行的人都想了脱生死。 

  “生死”就是对世间的挂碍。你挂碍名、挂碍利、挂碍钱财,乃至挂碍一切的时候,这些东西都会成为你生命的负担。有很多人不快乐,是因为你挂碍的东西越多,你的烦恼就会越大;你挂碍的东西越少,你的快乐就会越多。所以我们要简单地生活,简单地思考,简单地处世,简单地做事。“简单”两字,说说容易做起来难。    


“禅修”不等于封建迷信

 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“禅修,修的到底是什么?”大多时候,我都是一个状态“不懂佛、不学佛、不知禅、不愿修”那照这个状态而言,我在这儿大谈“禅修心得”岂不是满嘴胡言?

    过年期间,难得的和亲戚朋友坐在一起闲聊听到的话题不外乎就这么几个“你看谁家又在城里买了房子,我家还是这个破房子,人家赚钱怎么那么厉害”“你看谁家的娃,人家考上哪里的公务员了,真有本事,哪像自家的孩子”“听说哪家两口子又离婚了,娃儿都没人管,好可怜啊”......


请给自己一个可行的人生规划

    一个没有规划的人生无异于慢性自杀。所以要有一个可行的人生规划,并将之付诸行动。

        把“不”字改为“要”字的药方,是教我们去实践值得行动的事。我们学一样东西,要把学到的不断应运于实践,通过不断实践,在头脑中形成分析、思考、总结。只有足够的了解和储备后,才能做得更好。如果不学习,永远不会成为行业里的专家。人人都希望自己有美好的前程,可是在努力精进的过程中总伴随着磨难与痛苦,不是那么轻松的。人生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,尤其在如今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。可能几年不学习就落伍了,曾经的优势会荡然无存。


从执迷到醒悟,也只是一念之间

    把禅修运用到自己身上,它就是个宝藏;你若不会运用,它充其量就是块石头。

    打开这个宝藏,智慧就会显现。每个人在当下的相聚,都是因缘促成的。禅修可以渗入到生活中的每个细节,哪里都是禅修的道场。用禅修的方法,将日常生活的烦恼转化成清凉,让自己归于平静,心中就会充满爱。理解而不是抱怨身边的一切,学会用爱去观照自己和别人。再把负面的东西清扫出去,心灵中独留积极的力量。能转念,世界就会变得美好。


装着什么内心,就吸引什么样的人

    很多人在生活中,心早就没有了。    

    像是奴役一样,只是被驱赶着往前走。很少有人真正停下来,想一想:自己到底是谁,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?自己生命中真正快乐的时光又有多少?自己付出了些什么?收获了些什么?自己在生活中又为别人做了些什么?    


我的禅修,可能并不佛教。

    马上就要农历大年了,Bosir在此预祝来访的各位朋友猪年大吉,阖家欢乐。

    明天我也即将踏上回家的路程,所以博客将会停止更新至年初八。博客从改版后,迎来了许多新认识的朋友,他们对禅修的看法,让我很意外。原来禅修路上的那些同龄人、那些独博者,也不止我一个。所以,特以此篇感谢那些支持Bosir、喜欢水清无鱼博客、喜欢禅修的朋友。希望未来的十年、二十年里,依然携手相伴。谢谢!


【原创】我与禅修的那些事儿(二)

       接上篇《我与禅修那些事儿(一)》    

       前文提到,我是因为一名80后大姐接触的禅修。这名大姐,目前是我的合伙人。我们现在从事的是室内装修行业。她是一名两位孩子的母亲。大的马上读初一,小的正在念学前班。认识她,是机缘巧合。她是我上一个公司的经销商。其实负责那一片的区域经理并不是我。但因为她经常来公司,久而久之的就熟悉了。我有过门店销售经验和施工经验,所以在产品这一块,有很多想法比较一致。所以,才会有后来她邀请我一起创业的。


什么是禅定?

    “外离相曰禅,内不乱曰定”。

     人生中所有一直追求的东西,如功名利禄,这些都是外相。外相没有止境。外相总是千变万化,即使无穷无量世都追求不完。


用心体察,喜乐人生

    每个人对事物的接受不一样。

    接受是一种开阔的心境,它能带来喜乐,带来幸福。如果以生命与自然来作比较,人的生命真是太短暂了。看似弯曲、柔弱的树都尚且有几百年的寿命,而人呢?常常是“生年不满百,常怀千岁忧。”


【原创】我与禅修的那些事儿(一)

  原本我认为这是一件简单而又轻松的事,毕竟这又不是宣传邪教、又不是宣传心灵鸡汤、又不是兜售禅修课程....做一件没有功利心的事情,应该很好做吧? 

  可是,结果令我遗憾。 部分站长对于禅修和佛教,拥有的是抵触和嘲笑。 记忆尤深的一句话便是“有那闲工夫,多读书。心理有鬼的人,才信佛” 我不想去反驳,也不会去反驳。因为禅修也好,佛教也罢。师父都会告诉我们“因缘而起” 我只能说,可能他们“与佛无缘”吧 !


《清华博士李明豪的学佛历程》

   今年秋天,我抽空朝拜了青海的塔尔寺。

   在那里,我再一次感动于藏传佛教的伟大领袖宗喀巴大师的行持风范。记得同行的道友在给我们介绍情况时说道,格鲁巴的开山祖师宗大师,在十六岁时就离开了这里的家乡,远赴拉萨求学问道。母亲忆儿心切,便多次托人带话给儿子,盼望儿子能回家看上一看。但志求无上道的宗大师,只能把儿女情长深埋于心,他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母亲的召唤。母亲盼儿盼得头发花白,便拔下一根白发夹在信里。宗大师看到信后,只是默默地遥望家乡的方向,尽管眼眶有些湿润,但他还是没有回家。宗大师从离开家后,就再也没有回过塔尔寺了……


放不下、想不开,不如静下来

    很多问题之所以放不下、想不开就是因为局限于眼前的事情。

    但是这眼前的事情,倏忽之间就会成为过去,何苦计较呢?每一个来到身边的人,都因为曾经在某一个时刻与自己结下过浅浅深深的因缘。有一句老话:“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年修得共枕眠。”成为朋友、夫妻,都是百年、千年修来的,都十分不容易,一定要珍惜彼此之间的缘分。来到身边的人,要么就是顺缘,要么就是逆缘。遇到逆缘,就说明曾经欠下过他的债务,所以今生一定要好好还他。这不是一种逃避或消极的思想,而是一种包容和接纳。


修行,修的是什么呢?

  人懂得越多,对自身的成长可能反而是一种障碍,仅仅知道是没有力量的,做到才有力量。

  也就是说知识本身并不能产生力量,只有把知识赋予行动,才能改变命运,这就是“知行合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