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如来

从生到死,在这个过程里面,我们能留下什么?如何在我们的生活中时刻拥有幸福和快乐?

人生就是一道“填空题”。生与死的端点都是既定的,中间的留白由自己去填写。

佛陀在菩提树下打坐七七四十九天,最终悟到的是什么?就是“缘起性空”的思想。


简单的生活,快乐自然会更多

    每一个修行的人都想了脱生死。 

  “生死”就是对世间的挂碍。你挂碍名、挂碍利、挂碍钱财,乃至挂碍一切的时候,这些东西都会成为你生命的负担。有很多人不快乐,是因为你挂碍的东西越多,你的烦恼就会越大;你挂碍的东西越少,你的快乐就会越多。所以我们要简单地生活,简单地思考,简单地处世,简单地做事。“简单”两字,说说容易做起来难。    


请给自己一个可行的人生规划

    一个没有规划的人生无异于慢性自杀。所以要有一个可行的人生规划,并将之付诸行动。

        把“不”字改为“要”字的药方,是教我们去实践值得行动的事。我们学一样东西,要把学到的不断应运于实践,通过不断实践,在头脑中形成分析、思考、总结。只有足够的了解和储备后,才能做得更好。如果不学习,永远不会成为行业里的专家。人人都希望自己有美好的前程,可是在努力精进的过程中总伴随着磨难与痛苦,不是那么轻松的。人生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,尤其在如今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。可能几年不学习就落伍了,曾经的优势会荡然无存。


从执迷到醒悟,也只是一念之间

    把禅修运用到自己身上,它就是个宝藏;你若不会运用,它充其量就是块石头。

    打开这个宝藏,智慧就会显现。每个人在当下的相聚,都是因缘促成的。禅修可以渗入到生活中的每个细节,哪里都是禅修的道场。用禅修的方法,将日常生活的烦恼转化成清凉,让自己归于平静,心中就会充满爱。理解而不是抱怨身边的一切,学会用爱去观照自己和别人。再把负面的东西清扫出去,心灵中独留积极的力量。能转念,世界就会变得美好。


用心体察,喜乐人生

    每个人对事物的接受不一样。

    接受是一种开阔的心境,它能带来喜乐,带来幸福。如果以生命与自然来作比较,人的生命真是太短暂了。看似弯曲、柔弱的树都尚且有几百年的寿命,而人呢?常常是“生年不满百,常怀千岁忧。”


《清华博士李明豪的学佛历程》

   今年秋天,我抽空朝拜了青海的塔尔寺。

   在那里,我再一次感动于藏传佛教的伟大领袖宗喀巴大师的行持风范。记得同行的道友在给我们介绍情况时说道,格鲁巴的开山祖师宗大师,在十六岁时就离开了这里的家乡,远赴拉萨求学问道。母亲忆儿心切,便多次托人带话给儿子,盼望儿子能回家看上一看。但志求无上道的宗大师,只能把儿女情长深埋于心,他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母亲的召唤。母亲盼儿盼得头发花白,便拔下一根白发夹在信里。宗大师看到信后,只是默默地遥望家乡的方向,尽管眼眶有些湿润,但他还是没有回家。宗大师从离开家后,就再也没有回过塔尔寺了……


贤宗法师谈“禅修”

从古至今,许许多多的思想家、文学家、政治家都曾与禅结下不解之缘。

诸如刘勰、武则天、顺治、雍正、李叔同等等,这些熟悉的名人,都曾虔心修行、以禅问道。 他们或负经纶之才,或在社会中呼风唤雨,或在事业上风生水起。为什么最终还来到寺院向佛陀寻求智慧呢? 有的人认为寺院就是老太太来烧烧香、许许愿,失落的人来逃避自己的地方,这实在是一种误解。


"师父领进门,修行靠个人"

“空”是宇宙的根本大道,是最应参省的人生至理。

  当因缘还不具足时,停住比勉强行进更为睿智。 达摩在传法之前曾经面壁九年,这既是自我修证的过程,也是机缘时至的静待。 真正的智者总是能够通过宇宙万物的运行规律来省觉自己,超越自己。 以万物为上师,以一切人为导师,把心量打开到无所不包的虚空之境,能够吸收、运用一切力量来帮助别人,也成就了自己。  禅修所需要的是“心超三界外,身居五行中”的状态。这并不是身心的分裂,而恰恰是两者最佳的结合。  


佛学是一门文化,你可以不信,但可以学

这两天,去香海禅寺参加了“感恩禅”课程,收获良多。

我一直是一个“唯物论”者,只相信科学,对所谓的神灵或者玄学,并不感冒! 

但教导我们的净一师兄说了一句话,我觉得挺对的,“佛学是一门文化,你可以不信,但可以学”